欢迎登录本站!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尔沁右翼中旗 > 志书华章

科尔沁右翼中旗农业生产关系——放垦

发表时间:2017-09-25 16:09:36来源:《科尔沁右翼中旗志》 保存打印关闭

清代初期,本旗基本持续游牧生产,人口稀疏、农垦很少,而且种地不用犁,把种子撒在草地上,用牛群或马群践踏,将种子埋入地下,一遇透雨,草苗齐长。这种耕作方式,谓之“那木罕”地。

光绪二十一年(1895年),清代政府为在政治上缓和内地的阶级矛盾和在经济上挽救财政危机,把开放蒙荒列为主要政策措施之一,宣布废除禁令,推行“移民实边”的政策。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奉天总督赵尔龚尊旨筹办蒙荒,遣道员张心田赴王府议放迤东一带闲荒:北起茂改土山(今突泉县六户镇境内),南至得力四台巴冷西拉等处(今通榆县瞻榆镇南),南北长三百六十里,东西宽四十里,约计毛荒六十四万八千余垧(一垧为十亩、每亩二百八十八弓)。嗣后展放茂改土山西北之阿力加拉嘎一带荒地,南北长六十里、东西宽四十里,约计毛荒十万八千垧。光绪三十三年(1907年)奏准垦务条例十三条。光绪三十四年(1908年)以通欠商款受人逼索复放高力板荒一百三十七方(一方为四十五垧),由官派员丈量土地,设置标界,按方编号,逐段绘图造册。

放荒之地拟建官设治者二处,南曰开化(今通榆县瞻榆镇),北曰醴泉(今突泉县突泉镇)。开化在招放三年因地质跷瘠,寇盗往来,尚无居民聚集。醛泉地脉膏腴,四周山峦回抱,山下有泉味甘冽,放荒时,他旗蒙民来垦者已数十户,嗣经陶克陶事件相率避去。光绪三十四年(1908年)秋大熟,有迁徙复归者初设招抚委员。至是蒙荒行局总办道员毛祖模、洮南府知府孙葆晋请改为县以绥辑之,并兼辖开化镇。同年农历十一月,蒙荒局总办毛祖模设置地局,地价分为上、中、下等。上等者每实荒一垧库平银四两四钱;中等者库平银二两四钱;下等者库平银一两四钱;均一半为报效银(向朝庭交纳),一半归王旗。每地价银一百两,随收经费十五两。城基价银,每丈方收价银五分,计宽一丈、长六十丈,收库平银三两,全归王旗,随收一五经费,充实公用。

订租,每实荒一垧,岁征租中钱六百六十文,二百四十文归之国家,四百二十文归之王旗。城基丈方征收中钱三十文,十五文作地方办经费。凡准升科的租赋(熟地当年升科,生荒待六年升科)由政府之官署征收,王旗应得之租赋由官署分给。

经过三年,开放的土地共三千五百多方,近全荒面积的十分之三;后将垦荒事务转交给洮南府办理。

民国3年(1914年)冬,在醴泉设置王府荒务局,接受洮南荒务分局若干名工作人员和垦务所用的印刷品。地价:

一等荒一方地(实荒三十一垧四亩)价银一百三十八两六钱,经费二十九两一钱零六,另收大照费一两三钱九。二等荒一方地,价银七十五两六钱,经费十五两八钱七分八,另收大照费一两三钱九。三等荒一方地,价银四十四两一钱,经费九两二钱六分一,另收大照费一两三钱九。

土地开放后,华北、山东、山西直隶农村大量破产汉族农民和外旗蒙古人流入此地,在王公、台吉、贵族和上层喇嘛下作佃农或者偷偷地私自开垦无主荒地,作为零散的自耕农定居下来。努图克人(当地蒙古人)也掌握了农耕技术,种植品种也越来越多;生产的粮食除了自食外,还卖给出拨子小贩(流动车商),换取日用品。

民国20年(1931年)“九一八”事变,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本旗。民国27年(1938年),借口蒙古民族尚无土地私有权,迫使王公“土地奉上”。从此把所有土地收归伪“满洲国”国有;全部土地资源完全落到日本帝国主义手里,进而强制实行粮食“出荷”,掠夺农副产品,推行了残暴的“经济统治”。

解放前,土地高度集中在王公、贵族和地主阶级手里,他们对劳动人民的剥削方式:

地租地租是地主对劳动农民实行封建剥削的重要形式。有实物地租、货币地租两种形式。

实物地租有“死租”、“活租”之分。“死租”:佃户租种地主的土地,不管年景好坏,秋后收获多少,向地主缴纳固定租额。“活租”租额约占农作物产量的一半。通常土地开垦当年,因地力尚不成熟,多为“活租”,随着土地的成熟,采取“死租”形式。

货币地租:地主把土地在一定时期内出租给佃农耕种,佃农向地主先缴纳一笔押金,相互订立契约,议定耕种年限,并按契约每年缴租。到契约终了时,如佃户不欠租金,地主将押金如数退回。

耪青耪青是地主招来没有土地、耕畜、农具的赤贫户为他们劳动,劳动收获按成分益。耪青,以其劳动时间的长短,又有“里青”、“外青”之分。

“里青”在地主或其代理人直接监督下从事生产劳动。住在地主家或地堡,本人口粮,有的由地主供给,有的由地主借给,但没有利息,秋后归还。家属口粮一般以3—5分利率向地主告贷。地主出土地、耕畜、农具、种子及其它生产费用,“里青”者常年为地主劳动。他们不仅要从事农田耕作、饲养牲畜,还要担负其它副业生产和地主家务劳动。收获分配,通常是正产物收获量的对半或倒三七分,即地主得70%。田赋由地主负担,秸秆等副产品和副业收入全归地主,为地主的家务劳动是无偿的。

“外青”,吃住在自己家,由地主出耕畜、农具、种子等,所用的粮食秋后加利息还给地主,种地数量由双方议定。“外青”与“里青”不同的是,在农闲期间不给地主劳动,秋后所打的粮食及其它副产品与地主对半分成。

雇工地主除了出租一部分土地外,另一部分雇工经营。雇工有长工、短工之别。通常指一年契约的称之为长工或年工;短工指按日、按月雇用之人。一无所有的农民,被迫给地主当长工,终年劳动不得休息,报酬有实物或货币付给,报酬的高低,以劳动力的强弱而不同。

高利贷农村高利贷制度,大多由地主掌握。他们把地租剥削、雇工剥削和高利贷剥削结合在一起,形式、名目繁多。但多数作为自然形态的放款、粮食的借贷等。利率有:借三还四、八顶十、十付九、九出十三归等等。当遇到婚丧嫁娶,农民就被迫落入高利贷者的掌心。旱、涝等天灾,也迫使农民更加贫困,使高利贷更加活跃。

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