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登录本站!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尔沁右翼前旗 > 志书华章

科尔沁右翼前旗生产关系变革——封建土地制度

发表时间:2017-10-01 23:48:36来源:《科尔沁右翼前旗志》 保存打印关闭

清代,札萨克图旗、镇国公旗两旗领地,为清王朝封赏,做为游牧之地和生计的依托。两旗境大面积的草场、牧地和荒原为旗札萨克领有,做为箭丁的牧放地。另划出一部分,分赐给闲散王公、台吉、公主等贵族、官员,做为他们的领有地,供随丁等属下人牧放.,顺治七年(1650年)奉谕,对广大箭丁①、随丁②陵丁③等个人生计地,每15丁赏地广宽0.5公里,纵(长)10公里。乾隆十三年(1748年)议准,蒙古台吉官员喇嘛,皆称殷实,惟属下兵丁贫乏者多。嗣后,令殷实的札萨克台吉官员公主郡主及喇嘛等地内,酌拨1/3给本旗穷苦兵丁耕种,量其家口多寡,分给地亩,并将拨出数目造册报理藩院。清廷对上述各种土地占有形式,都曾明文规定,严格划分、固定范围,互相之间,不得侵越;各蒙旗不得开辟牧场,领地不得典押、招佃和买卖。境外的旗人、民人,不得入蒙旗开垦牧场和荒原。两旗蒙古王公除领有牧场和箭丁、随丁为其牧养牲畜外,还强制索取贡献。顺治初年(1644年)规定:有5头牛以上或羊20只者,献羊1只;有羊40只者献羊2只;有2头牛或羊2只者,献米6锅,有羊1只者献米3锅。逢王公会盟、年班朝贡或官员贵族家中喜丧等事,除常规贡献外,每10户箭丁、随丁献套牛的车1辆、马1匹;有3头乳牛以上者取乳一肚;有5头乳牛以上者献乳酒1瓶,有百只羊以上者增收毛毡1条。此外,还要负劳役、差役。光绪十七年(1891年),伴随蒙旗札萨克领地的招垦,开始了封建地主剥削。札萨克图旗王府招外来蒙户开垦洮儿河夹心荒地时,曾规定:每户刨地长0.5公里、宽2公里,年纳租粮10石(合500公斤)。后改为每川地1方(合675亩)年纳租粮10石、猪肉50公斤,山地减半。在开荒期,各垦户每开荒百垧地,交押荒银20两。光绪二十八年后,札、镇两旗设官局主持招垦丈放蒙荒,每次都制定了内容详多的招垦章程,对地租做出详尽的规定。荒价:每垧荒地收荒价银4200文,其中:2100文上缴清廷,2100文归旗王府所有,均分给王公贵族官员。光绪二十九年始,按土地肥晓划分为三等,收取不等额的荒价银。上等地收库平银22钱,中等地18钱,下等地14钱。镇国公旗某些地段,则按44钱、24钱、143个标准收取荒价银。各等地同时加收库平银15,做为两旗蒙荒行局办公经费。两旗收取的荒价银,一半上缴清廷,一半归各旗王府所有。光绪三十一年始,其中4成归旗札萨克,35归台吉壮丁,25归庙仓。地租:3年或6年升科起租,每响地年收租660文,其中:240文归国家,420文归各旗王府。由于当时丈放蒙荒实行“备价领荒”制度,凡是交付足额荒价银后,札、镇两旗荒务局便发给盖有奉天府和旗王府官印的《土地执照》,事实上是佃户明码实价买有蒙古族封建主的领地,以《土地执照》为凭证,土地所有权转移给佃户。佃户成为地主。可以成为自耕农,也可以转手兑卖,成为地商。又可典押、出租或雇人耕种,成为封建主。但这些地主、地商或自耕农,仍然是两旗蒙古族领主的佃户,承担向蒙古族领主缴纳地租的义务,双方间既是土地买卖关系,又是土地租佃关系,使蒙地所有权具有双重性。这种蒙地租佃形态的双重性,从清代沿续到民国时期。在这种租佃制发展过程中,札、镇两旗以札萨克为首的蒙古王公贵族官员由于押出领地、收取地租,大多数人既是封建领主,又是封建地主,或牧主兼地主。在蒙荒开垦中出现的那些“揽头”④、地商、大土地所有者,则成为新兴的封建地主。光绪二十九年,札萨克图旗160户(照甲诺乌鲁赫)租地户裕九,通过揽荒转租等中间剥削手段获得重利后,购买良田15万亩,招雇耪青30多户,成为私有土地的最大剥削者。民国5年(1916),牧民王色楞从70户(达兰乌鲁赫)迁入四品镇后,从当地“揽头”道尔基手上租2025亩荒地,招雇十多名耪青者为其开荒种地,后又将未垦的一半荒地转租给他人,经济地位由牧民一跃为经营地主。反之,有些原贵族台吉的巴彦户(富裕户),由于他们失去了领地,或遭天灾人祸,牲畜损失严重而开始没落变穷。有的被生活所迫,成为耪青者或租佃户。这种生产关系的变革,加速了札、镇两旗封建世袭牧奴制领主游牧经济的瓦解过程,促使其生产关系逐渐向封建土地私有制的地主租佃农业经济过渡,由原纯畜牧业游牧经济转变为半农半牧经济。

东北沦陷时期,开始仍沿续了原土地所有权的双重关系。伪康德5年(1938),伪满政权发布开放蒙地“奉上”的命令,彻底终止蒙古领主对招垦土地的所有权和收租权,各土地所有者直接向伪政权交纳土地税。至此,结束了札、镇两旗“蒙地”的历史。

19458月至19465月,西科前旗、西科后旗仍是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。西科前旗哈拉黑、巴拉格歹、白辛扎拉嘎3个努图克地主共占有土地137257.5亩,户均462亩,人均63亩;富农占有土地53280亩,户均203.4亩,人均22.2亩;中农占有土地51570亩,户均71.25亩,人均11.4亩;贫农占有土地1.41万亩,户均16.2亩,人均2.7亩;雇农占有土地13530亩,户均0.6亩,人均0.15亩。西科后旗地主占有土地94521亩,户均354亩,人均59.45亩;富农占有土地101295亩,户均113.1亩;中农占有土地73719亩,户均96亩,人均15.3亩;贫农占有土地16417.5亩,户均11.4亩,人均2.7亩;雇农占有土地922.8亩,户均8.7亩,人均2.4亩。

地主剥削农民的形式,主要是雇工、出租土地和放高利贷。

(一)雇工

是土地放垦后地主剥削农民的主要手段,形式有三种:

一是雇耪青分耪外青和耪里青。耪外青者,不在雇主家吃住,春天雇主借给1.72.5石(425625公斤)口粮,秋后归还,不收利;如不足,可再借,加收5分利。种地的畜料、种籽、生产工具由雇主借给。秋收后,粮食雇主分一半,另一半各青份再分配,如果雇主家有人参加劳动,也参加青份的分配。农忙季节雇用短工,短工的工资和伙食费由青份负担,一般先由雇主垫支。雇主给耪青者部分“秧棵地”(自留地),由其自种自收。把头、打头的、车夫7.515亩,普通青份315亩。每个青份每年要给雇主作无偿劳动2025天,此外还要给雇主搂柴禾1车,打羊草750公斤。光绪二十九年,札萨克图旗敦德布一方地(675亩)雇耪青9人,收粮7.55万公斤,雇主分3.8万公斤,每个青份分4000公斤。耪里青又称“半青半活”,在雇主家吃住,农忙干农活,农闲干杂活。雇主按长工的工资标准付绍青份一半固定工资,不受年成的影响,另一半工资待秋后按年成好坏定,一般得收获粮食的1/4。雇主给每个青份3亩“秧棵地”。

二是雇长工长工每年正月十五上工,腊月十五下工,在雇主家吃住,干各种农活和杂活。工资报酬1年一算,有给货币的,也有给粮食的。把头、打头的,赶车的每年150元或3750公斤粮,其他长工每年100110元或27503000公斤粮。伪康德34年,西科后旗地主雇打头的上等每年80元,中等75元,下等70元;年工上等70元,中等65元,下等60元。

三是雇短工一般都是农忙季节临时招雇,雇主供其吃喝,每日给工钱78角或3540公斤粮食。伪康德3年,西科后旗地主雇短工的酬价为:月工上等10元,中等9元,下等6元;看猪上等20元,中等15元,下等10元;短工日工上等6角,中等5角,下等3角;农田大忙期短工工钱略高,上等1.2元,中等1.1元,下等9角。

(二)土地出租

民国初期土地出租主要是熟地,好地每晌租粮5斗(125公斤),次地每垧租粮2斗(50公斤)。

(三)放高利贷

放贷者多为庙仓、地主和富商,他们乘人之危,向贫苦农民贷放货币或者粮食,高利盘剥,利息由2分至5分利不等。

 

相关阅读:

    无相关信息